关于亲妹妹的心理疗法典礼

(注:这事过去很多年了,专业征询了亲妹妹的建议,她也想要知道那时候发生什么事事,愿意写出去,给大量的人一些启发。)

一切都需要从婶娘过世逐渐谈起。

这一事儿产生在六年之前,从北京市回家后,一直忙碌自身的心理辅导工作,合亲大家的沟通交流非常少,有一天收到电話,说婶娘因病去世了,才五十多岁,因此全家人回家了给婶娘吊丧,地址在邵东界岭的小小山村。

一.

早晨惊闻

还记得那就是婶娘安葬的那一天早晨,我都躺在床上入睡,忽然听见一阵手足无措的嚎叫声:“八字命理在哪儿?出大事了!”(我儿时的绰号叫命(梦)里脱险,和我的出世相关,因此 了解的家人都要我八字命理宝或是梦中宝)

原来是大伯的叫喊,我睡眼惺忪,赶快穿上衣服醒来,见到大伯手足无措,心神不安的模样,急急忙忙的忙慌慌的告诉我:“W宝疯掉!大家都不清楚该怎么办。是否要给她打两针镇定剂,随后送至精神病医院去,你是这一层面的权威专家,你赶快想一想方法,看一看,去拯救她!”

我一下子醒过来,镇静的对大伯说:“你不要着急,不必瞎说,你先和我讲说是怎么回事?”

大伯实际产生哪些也说不清,只讲了昨晚还好好地的,深夜逐渐忽然就发病了,任何人讲话也不听,在屋子里不出来,模样很可怕,一家人都急死人,商议着是否冲进去把她按着,打镇定剂控制住,随后送至精神病医院去。

我了解了一下基本情况,很镇静的告诉他:“不要着急,我先看一看,大家不明白,先不必瞎搞。”

大伯心理状态稳定了一点,随后就带上我想去山身后的亲妹妹家公家。

二.

道上思索

去亲妹妹家公家里有五百米,大家都急急忙忙的跑着。

走在路上我依据大伯的叙述,依据前边和姐姐沟通交流的片言只语,细心思索和体会了一下亲妹妹如今的情况和动能,回家并沒有和姐姐有过多的触碰,由于都忙着搞丧礼,仅仅见过几面,聊起一两句。

我静下心去,深有体会亲妹妹的境遇,在动能场中带入了亲妹妹的基本材料开展了简易的演练,内心拥有一个谱,大约搞清楚是什么原因了,决策到当场认真观察再做分辨,因此收住心魄,迅速的赶来了亲妹妹家公家。

三.

窗前聆听

一行人赶来时,我也听见屋子里亲妹妹持续惊叫和乱语的响声,响声一会儿昂贵,一会儿浑厚,家公家的人想进门处,被她惊声高叫阻拦了,她家公家的人很惊惧,手足无措,碰面便说:“是否要喷药,赶快送精神病医院,她疯掉,谁得话也不听,禁止所有人进屋子。怎么办啊?”

我镇静的说:“大家不要着急,我先看一下是什么情况,大家如今全都别做,先把自己的稳定情绪好。”或许就是我镇静的情况让她们安心,任何人都逐渐平静下来。

妹妹的房间就在正屋的左侧最外边一间,窗子向外,我先从窗子外看过一眼亲妹妹和房间内的情景,那时候亲妹妹只衣着內裤,手上飘舞着剪子,剪得褥子、枕芯和衣服裤子满屋子全是,神色颠狂,不断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口中不断喃喃自语,高声呼喝着:“大家都别进去!”随后又进到到潜意识的持续的言表,那时候他丈夫吓得躲在里面的洗手间里。

我扫了一眼以后,就退回窗子外,细心的听着亲妹妹在说些什么,由于我明白,她如今所表述的一切都是更有意义的,我让任何人都不必做声,静静地待在家里,我一个人立在窗子外,认真的倾听着亲妹妹的表述,里边叙述的內容和目标:

母亲太冤了,死得那么早,一辈子好苦了……我是姥姥……父亲……丈夫……侄子……亲妹妹……自身……(正中间的內容就省去了),持续的反复,高声的嘶喊,內容有一些反复,有一些填补。

我静静地立在外边,细心的听了可能十分钟上下,心理状态懂了全部事儿的动能全过程及其情况,心理状态了解该怎么办了,明确了动能输通的方法来解决这一事儿。

随后我也向前二步,立在窗边,叫她一声:“W宝!”

亲妹妹自小与我情感非常好,她很尊重我,见到我来了,她一下子保持清醒了,说:“命亲哥哥,回来歌词!”随后又逐渐飘舞剪子剪物品,潜意识的在屋子里狂乱的走,持续的述说,返回她的在潜意识中全球里。

我讲:“W宝,他妈要进山了!”

随后她完全崩溃了,高喊着:“不必进山,我还没有来,不可以进山,肯定不可以进山!谁抬她进山我也打死他!”

随后大喊一声,把剪子一扔,光着两脚,冲破房间门,向着自己家的灵棚奔去,全部的家人都牢牢地的跟在后面,姑妈带了她的衣服裤子,给她披着,五百米的路,都是乡村的沙石,她一路狂奔,赤着脚毫无顾忌,一边高喊着:“我还没有来,不可以进山!”风一般的跑到灵棚,在母亲的棺木前痛哭和高喊。

四.

灵棚的心理疗法典礼

大家一路追随抵达了灵棚,周边的人都很惊讶,我那时候赶快撤场,让不相干人等都去忙自身的事,由于要分配大伙儿吃早饭,任何人都等待进山的事,随后把灵棚边上的账房清出去,把全部有关的家人都叫进去:大伯,侄子,妹夫,亲妹妹,姑妈,我姐等,随后把手合上,让任何人都不要进来打搅。

我让任何人围住亲妹妹坐成扇型,以亲妹妹为定位点,我坐着亲妹妹的右侧后边,随后亲妹妹拿着一根细细长长的扫把,便是院校搞清扫的那类扫把,一个人立在正中间,持续的围住扫把打转,口中持续的反复着这些语句,念念有词。

当大伙儿坐正以后,我让大伙儿别慌,没事儿的,随后交待:“从今天起,大家先不要说话,静静地倍伴,无论亲妹妹说些什么,大家都不必辩驳,她让大家干什么你也就人活一辈子,知道吗?”全部的人都点了点头。

随后我逐渐跟亲妹妹会话,我讲:“你想说什么畅快的说,大家都在这儿。”

亲妹妹先持续的说自身是姥姥附体,阐释着和姥姥的事儿,随后用姥姥的真实身份表述了许多有关大伯的事儿,又说母亲死得早,死的冤,真可怜……

这时候,我就要亲妹妹冲着大伯的部位,说:“你有什么样的话就立即和他说道。(这儿我要去除开大伯的真实身份,没有用大伯或是你爸)”

随后亲妹妹冲着大伯讲了许多真正的知心话,包含好多年至今的有关父亲的事儿,有关爸爸妈妈的事儿,正中间换了很多种多样真实身份,用姥姥的真实身份,用母亲的真实身份,用自身的真实身份,尽管看起来错乱,但客观事实却很清楚,讲了好长时间,当她讲完后,我让大伯站立起来说声:抱歉,大伯真挚的哭着讲了声:抱歉。

随后亲妹妹又逐渐潜意识的转圈圈,逐渐述说丈夫的一部分,我让她冲着丈夫,她又逐渐阐释着丈夫的许多事儿,阐释着自身的这些年的憋屈和痛楚,夫妻间的许多事儿,讲了好长时间,讲完后,我让她丈夫真挚的跟她说了声:抱歉。

随后再到侄子,再到亲妹妹,全过程是一致的,內容不太一样,将她这些年心里的怨恨、痛楚、哀痛和压抑感都表述了出去。

又设定了一把空椅子,意味着婶娘,让亲妹妹表述了对母亲的体会,她很愧疚和愧疚,母亲那么年青就过世,她都还没行孝,沒有好好守候母亲。

自身这些年一直忙着做买卖,忙着挣钱,母亲却就是这样忽然生病离开了,如今日子好啦,母亲都没享清福,一辈子过的那么苦,失声痛哭,悲不自己,她哭得声嘶力竭的,我让她充足的表述了自身的内疚自责和想念。

在这个全过程中,亲妹妹一直围住那一个扫把持续的转圈圈,速率迅速,真实身份也持续的在姥姥、母亲以及自身三者中间不断变换,直至全部的动能都发泄出去以后,一直压在心里的话都说出去,全部典礼进行后,她大喊一声,昏倒在地面上,由于婶娘去世后,亲妹妹三天三夜粒米不进,又彻夜难眠,进到到“颠狂”的情况,人体和精神实质都体力透支了,立即晕了以往。

大伙儿赶快把妹妹抱起来先歇息了一会,去照顾好她。

我讲:“如今好啦,没事了。”

随后和任何人细心表述了一下实际的缘故及其解决的基本原理,她们好像都听得懂了。

我讲:

“世界上本沒有精神疾病,这都是由于极其痛楚不可以承担引起的。

亲妹妹这不是精神疾病,这归属于社会心理学里的现象,由于独特的明显的刺激性,人到极其痛楚下,在精神实质和心理状态极其孱弱的状况下,自身的心理状态承受不起了,让亲妹妹原先的心理平衡被摆脱了,深陷到一瞬间奔溃的情况。

原来压抑感的动能喷涌而出,将全部的痛楚、憋屈、恼怒、憎恨和忧伤都一股脑的冲出去,彻底承担不上,观念进入了错乱的情况。

可是周边的人都不明白她的痛楚,认为她疯掉,因此 给她一个发泄的自然环境,一个抱持的气氛,一个表述的机遇,当这种错乱的动能根据正确引导流出去,又获得周边人的回复后,这一一部分就过去,因此 就没事了,谢谢你们的守候,如今该干什么就要做吧。”(由于婶娘进山也有许多事务管理要分配,关键亲人都在这儿。)

亲妹妹歇息了一会就醒来了,喝过几滴水,全部人宁静而又孱弱,好像忘记了刚刚产生过什么了,在家人的掺扶下哀痛的送母亲进山安葬。

五.

序幕

这一件事儿以后,由于分别比较忙,尽管都是在同一个大城市,却两年沒有碰面。

此次过春节,亲妹妹和哥哥来帮我父母拜早年,恰好又碰面了,在其中提到了这一件事儿,亲妹妹说她也不还记得了,那时候发生什么事都忘记了,之后用了两三年的時间才从母亲的过世的事儿里恢复正常,由于太心痛母亲了。说着说着泪水又出来了。另外她的做生意也做得愈来愈有起色了,为她开心,临走前还抱了抱她。

我刻意征求了她的建议,说:“我觉得把这一件事儿写下来,使你也搞清楚那时候究竟发生什么事,也会对大家有利,由于很多人产生那样的事儿时沒有被了解到,沒有非常好的被看待,之后都进了精神病医院,被作为“精神疾病”看待,有的人因而毁了一生,期待世间能够少一些那样的不幸。”

亲妹妹听了踟蹰了一会,说:“能够。”

我讲:“写好后,我能发给你看的。”

愿每一个内心在痛楚时都能够被善待,愿每一份痛楚都有些人能了解和深有体会,愿喜欢在人世间流动性,愿社会心理学的健康教育知识能够优良的散播。

文:阿苏  (一枚一般的心里咨询师,学心理学20年,单独从业14年,资询时间11000好几个钟头,以心理辅导为终生事业,在心理辅导的路面上走动了20年岁月。2015年度壹心理最好栏目创作者,北京晚报\”心理状态旅人\”自由撰稿人。北京市鳳凰心理辅导管理中心创办人(2007-2011年),长沙市阿苏心理状态个人工作室创办人(2011-迄今),在中西方聪慧中默默地追寻,感悟心理辅导之道,结合心理辅导秘术,将社会心理学的感受活出自身的人生道路。)
责编:殷水
心理科普

危机和创伤中成长:应对应激和压力的“双刃剑”

2021-2-23 0:00:00

心理科普

2020年APA(美国心理学会)期刊论文发表5000数篇文章

2021-2-25 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