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钱与同学一起吃零食是否很开心?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有一位母亲带闺女来做资询,一进咨询处,母亲就讲了一句: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拿闺女该怎么办好。

01

小茜如今上中小学4年级,原本一直全是爸爸妈妈眼里的文静女生,但是近期爸爸妈妈却发觉,闺女仿佛受到影响了,由于她偷了爸爸妈妈钱夹的钱。

一开始,母亲也不坚信自己的孩了偷东西,可是近期放到钱夹的零钱一直无缘无故的不见了,两口子也相互之间沟通交流过,并沒有碰另一方钱夹的钱。

小茜的母亲说:“就在几日前,闺女又动了我的钱包。昨日,她又从她爸的钱夹里悄悄取走了一张一百元。被我发现,最初她还不认可。之后我翻她的背包找到这一百元,她才认错。我也罚她立在大门口站了一个小时,让她面壁思过。”

我看了看小茜,很娴雅但不害羞,她就立在母亲边上,也不吭声,好像等待着咨询顾问的发落。我让小茜先在咨询处外边等待,独立和母亲谈一谈小孩的状况,从母亲的视角来了解一下小孩的情况。

我又再次问小茜母亲:“你了解她把钱拿来做什么了没有?”

母亲说:“她拿钱去买零食了,就校园内的小商店里,还掏钱请同学们进食。”

我讲:“家中平常会给孩子零用钱吗?”

母亲听见我那么问,心态一下就来了。

“自然给呀。每日都给她零用钱,之前我每日给她2元,之后闺女大一些了,就常常说要买文具哪些的,因为我感觉小孩长大以后些,很有可能开销也会多一些,每日给她5元。怎么可能会不足用,小朋友掏钱如今愈来愈花钱如流水。掏钱都还并不是难题,我非常担忧的是她是否受到影响了。”

我询问:“你指的担忧她受到影响代表什么意思呢?是不是可以说得更详尽一些。”

小茜母亲说:

“第一次发觉是她偷东西后,大家也不厌其烦的文化教育了她一通,她同意说再也不能了。之后她拿她父亲的钱,大家也重重地指责她, 强调她的个人行为的严重后果和不良影响,大家乃至恐吓过她,再那样下来父母就需要警报了。大家认为她会担心,那样能够解决困难。说也讲了,恐吓也恐吓了,她爸就差打她一顿了。

可是前几日她又动了我钱夹,又拿了她父亲一百块。你说我该怎么文化教育她,哪些大道理都讲过去了,便是没什么实际效果, 我确实太生气了。

假如她还再次偷东西得话,例如如今在家里偷东西,假如家中偷不上该怎么办?她是否会去店铺里偷窃。我们可以该怎么办好!”

听见这,我好奇心的问了小茜母亲一句:“假如小孩这一个人行为的目地并不是偷东西呢?”

小茜母亲不解的说:“钱都偷了,如何并不是偷东西?大家给她的零花钱并许多啊,她要想什么可以直接说的,大家都很想要去达到小孩,压根沒有必需偷啊。”

听见这,我询问小茜母亲:“大家平常对小茜如何?”

小茜母亲说:“刚并不是讲了吗?大家都很想要达到小孩,仅有这一个孩子,大家都期待她好,大家累死累活赚钱,全是期待让她活得好一点,她平常儿时要想哪些大家都是会买给她的,我也了解不上她为何要偷呢!”

我明白小茜母亲还处在对闺女个人行为的无可奈何和恼怒当中,她一直盯住的全是取决于小孩“偷东西”的个人行为上,可是我觉得到,偷东西的身后好像掩藏着别的的难题。

小茜的家长在化学物质上对小孩的达到,确实是非常大方,小孩也确实不差钱花,可是小茜很有可能缺了其他物品。

我再度的问了小茜母亲这个问题:“大家平常在生活中对小茜如何,例如日常日常生活的情况,大家中间的互动交流。”

小茜母亲说:“她们两口子有时很忙,由于全是在市场批发工作中,常常夜里都需要在销售市场待到较为晚,顾不得闺女。好在闺女听话聪明,闺女还小的时候,就一直跟随她们两口子在店面那,自己看撰写工作,什么都不想说尤其乖,学习培训也非常好。她们两口子也爱闺女,全都给她买更好的,包含发觉闺女偷东西以后,她们数最多也就要闺女面壁思过体罚,实际上都不舍得打女儿。”

02

和小茜母亲大概了解了状况以后,我又独立和小茜拥有一次交谈。

我与小茜再度确定了一些状况,例如,她是不是在父母不清楚的状况下,拿了爸爸妈妈钱夹里的钱,也有父母平常和她交往的状况,在一起的時间这些。

在和小茜的闲聊全过程,我发现了小茜很想要去谈起自身的事儿,针对在爸爸妈妈那拿钱的个人行为,她都没有一切的掩盖或过意不去,她还跟我讲了取得钱以后和朋友们一起吃零食的场景。

因此我又问她:“拿了钱与同学一起吃零食是否很开心?”

她反问到说:“是不是你觉得我与同学交往不太好,因此 就偷东西请同学们吃零食。”

我真的没想到,小茜会那样反问到我,可是她那么反问到的情况下,因为我了解她校园内的人际交往没有问题,这不是再次讨论的方位。

我讲:“也没有那么想,我只是有一些好奇心,怎么会用这一方法拿钱。”我自始至终沒有对小茜说她的个人行为是“偷”。

小茜说:“我要,因此 就偷了。”

我询问:“你喜欢什么呢?仅仅钱吗?”

小茜说:“我也不知道。并不是钱。”

因此,我又问她:“取得钱以后,你买到你要想的吗?”

小茜说:“仿佛有,又仿佛沒有。”

我讲:“那听见父母说要警报,你也是如何想的呢?”

她讲:“不清楚。”

此次采访的后半部,小茜帮我的觉得是她了解自身要想一些物品,她的个人行为看上去也好像在“偷”,可是她并不了解自身怎么会作出这一个人行为。或是是,她“偷东西”的个人行为身后,有她无法表现出来的物品。

事后的几回资询全过程,我还紧紧围绕着这一一部分开展,尝试让她讲出自身的体会。尽管许多情况下,她或是含糊不清的回应。

例如我询问她,爸爸妈妈说要警报的情况下她是不是担心;她爸爸妈妈责怪她的情况下,她有哪些体会?

她或是含糊不清的回应说:“有一些担心,但又不是很担心。”或者“有一些焦虑不安,又不是尤其焦虑不安。”

直至我询问她自身怎样看待自身的个人行为的情况下,她讲:“有一些后悔莫及,但又不是尤其后悔莫及,因此就禁不住又偷东西了。”

她的他们,要我对她前边含糊不清的回应,拥有新的了解。这好像更贴近她心里真正的体会。

因此,我又沿着他们再次向小茜掌握:“为什么是有一些后悔莫及,又不是尤其后悔莫及呢?换句话说,什么就是你感觉后悔莫及的,什么就是你感觉绝不后悔的?”

我讲完他们以后,小茜愣了一会。然后她又说:“我也不知道。”

我明白她早已知道。仅仅,她难以应对。

或许此刻要做的,便是让她把心里分歧的情感表达出去。

我再度的问小茜:“这一绝不后悔的一部分是否,你见到母亲由于发觉你拿了钱而发火的模样?”

小茜说:“我明白母亲很生气,但是,我是禁不住,我烦。我后悔莫及的是我做了不开心的事。”

她或是沒有立即回应,但实际上也等同于回应了,她绝不后悔的一部分便是她根据“偷”的个人行为取得成功吸引住到母亲的留意,被母亲留意才算是她真真正正要想“偷”到的物品。

“由于你乖,你学习好,她们都很安心你,她们也没有过多的時间来关注你是不是?母亲越发火就越表明母亲心疼你是不是?就算是母亲的责怪。”

当我们那样对小茜说的情况下,小茜讲了句:“她感觉母亲眼中仅有挣钱。”

03

有“偷”物品个人行为的小孩,实际上她们本身也很分歧。

小茜了解拿母亲的钱会让母亲发火,但另外也会让母亲注意到她,并且是迫不得已留意她。因此,她就从母亲那“偷”钱。

尽管她“偷”的是钱,但她真真正正要想的则是時间,和母亲在一起的亲子游時间。

偷东西,是由于她想要感情的倚偎。而有一些感情的寄予仿佛失去,她想根据“偷”把它找回家。

心理学专家温尼科特说:小孩偷的并不是物品,只是找寻一个人。

越发“偷”物品的小孩,越发想要的,是爸爸妈妈的疼惜,而不是处罚。

而大家通常非常容易从社会道德方面来对待小孩偷东西的个人行为,而忽视了小孩偷东西身后的心理状态主观因素。在我们忽视了这一一部分的情况下,不论是文化教育、责怪,乃至是惩罚孩子,很有可能都于事无补。

倘若大家了解了小孩这类情不自禁型的“偷”的个人行为身后的实际意义,就了解怎样协助小孩调节他的个人行为。

小茜的妈妈爸爸闺女“偷”钱的事儿,表明了解和接纳,她也表明会空出一些時间给孩子,让闺女每日最少有一段时间能够获得关心,而不仅仅仅化学物质的达到。另一方面,也多激励小茜能够试着用语言表达去表述自身的情感需求。

实际上,当爸爸妈妈想要真真正正见到和应对小孩难题个人行为身后的心理需求时,难题就早已解决了一大半。她们不容易再用大量的处罚、责怪来教育小孩,来让小孩了解自己的“不正确”。

文:吴在天  (心理状态栏目创作者,著有《把生命活给自己看》《亲子关系对了,孩子的世界就对了》;微信公众平台:吴在天(ID:wztroom))
责编:殷水
家庭关系

父母认可自身的心理状态发展趋势

2020-11-21 0:00:00

家庭关系

母亲节快到了,下边哪张图象会使你想到你生命中一个“关键别人”

2020-11-24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