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能过着被焦虑情绪驱使的日子”|危害青少年儿童焦虑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全文文章标题:“为什么我能过着被焦虑情绪驱使的日子?”|危害青少年儿童焦虑情绪的家中风险源

家中中的产生的一切都危害着家中中的每一个人,尤其是家中中尚在发展的小朋友们,比如爸爸妈妈中间的沟通交流的方法,爸爸妈妈针对小孩学习上的关心,小孩和爸爸妈妈的有效的沟通,这一切事情的产生都是会危害她们的发展,假如家中中存有一些风险的要素,不但会使家中中的青少年儿童立即遭遇一些不好不良影响(课业上的挫败,与人相处的窘境,心态上的烦恼),也会危害她们一直以来的身体健康。大家将要公布的这一系列文章将说明,家中中有什么风险源会对孩子成长导致危害,危害的层面包含且不限于小孩的学业水平测试,人际交往能力,焦虑情绪趋向等难题,敬请关注。

 

豆瓣电影评分9.5 的神片《我们这一天》(英语名叫《This Is Us》)应该是近些年最会催人泪下的NBC美国电视剧了,它叙述了「同一天出世」的三胞胎与她们爸爸妈妈的小故事,一点也不忌讳黑种人、收养、双性恋、肥胖病、焦虑情绪与抑郁症等引起争议话题讨论。

 

 (《我们这一天》剧图,图上角色为Randall Pearson)

三胞胎之一的Randall,是生长发育在这个白种人家中里的的黑种人小孩,成年人后的他是个优异的气温保险公司,与老婆闺女定居在高端商业街,过着让人羡慕嫉妒的日常生活。最开始见到他,溢于言表并感叹于他几近“完美先生”的品牌形象,渐渐地才知道,看起来可以解决好一切的他,却从小就在众多心酸历经中被焦虑障碍(anxiety disorder)困惑着。

 

社会心理学科学研究不断发觉,家庭主要成员间的焦虑障碍存有极大重合。在社交相互影响随时随地产生的家庭氛围中,身患焦虑障碍的爸爸妈妈的小朋友们也更非常容易焦虑情绪(Beidel & Turner, 1997; Biederman, Rosenbaum, Bolduc, Faraone, & Hirschfield, 1991; Merikangas, Dierker, & Szatmari, 1998; Turner, Beidel, & Costello, 1987),反过来亦创立(Last, Hersen, Kazdin, Francis, & Grubb, 1987; Last, Hersen, Kazdin, Orvaschel, & Perrin, 1991),这说明了孩子与父母间的焦虑情绪是会双重传送的。那麼到底是什么潜在性的家中要素,在立即或间接的引起青少年儿童发生焦虑情绪趋向或病症呢?

爸爸妈妈焦虑情绪

爸爸妈妈焦虑情绪(parental anxiety)是少年儿童焦虑障碍的家中风险源之一。较为非常容易了解的一个表述体制是根据遗传基因传送,个人行为遗传基因的研究发现,有达到50%的焦虑情绪趋向(anxiety predisposition)是可基因遗传的(Robinson, Kagan, Reznick, & Corley, 1992)。比如“个人行为抑止(Behavioral inhibition, BI)”——个人在应对新鮮或不了解事情时,当心和担心地不断胆怯或逃避,并感受到羞涩、害怕和焦虑情绪等负面情绪——会更非常容易让小孩发展趋势出焦虑抑郁症(毕玉, 王建平, 杨智辉, & 王玉龙, 2007)。

 

另一个体制则是爸爸妈妈给孩子出示的楷模功效(parental modeling)。能够想像一个情景,一家人提前准备一起在周末去野餐。妈妈从前一天夜里就逐渐担忧地不断叨唠:

 

“明日是否会雨天阿?”

“万一野炊中途雨天,会发烧感冒的!”

“往返路上车是否会许多而阻塞呢?”

“不可以玩得太迟回家,小孩第二天上学好晚到!”

……

 

做为爸爸妈妈,照料到小孩日常生活各个地方的关键点并不是不太好。但若常常主要表现出对外界全球太过慎重、忧虑的心态,会让小孩觉得日常生活随处是风险,从而慢慢限定自身在发展中的探寻。研究表明,焦虑障碍的妈妈在与小孩开展互动交流时,塑造了一种恐怖的认知风格(Moore, Whaley, & Sigman, 2004)。能够见到野炊前母亲一直担忧会出现不开心的事产生,用毁灭性的语言表达预估负面信息結果,“这世界随时随地会产生我们无法预测分析或把握的错事”的意识就是这样传送给了小孩。

亲子游依赖

亲子游依赖指小孩与关键照顾自身的人(一般为爸爸妈妈)间的关联。很多研究表明,少年儿童与爸爸妈妈间不安全的依恋类型与焦虑障碍存有联络。依恋理论强调,其关键照顾者反映的比较敏感水平决策了小孩在依恋关系中的归属感,并会以此创建自身的一套产生和保持人际交往的方式(Ainsworth, Blehan, Waters, & Wall, 1978)。三种很有可能产生的不安全依恋类型各自为:(1)焦虑情绪-回避型依恋:个人逃避或回绝婚姻关系;(2)焦虑情绪-分歧型依赖:个人期盼婚姻关系,但会觉得焦虑情绪而过多卷进在其中;(3)混乱型依赖:个人期盼亲密无间但又不敢相信别人,因而很有可能并不会一直主要表现出很依靠另一方。这在其中,仅有焦虑情绪-分歧型的小孩大量地展示出焦虑情绪,且更很有可能被发觉存有焦虑障碍。

 

Manassis等(1994, 1995)的研究发现存有焦虑障碍的妈妈是不安全依赖的,80%他们的小孩也存有不安全依赖(65%的妈妈与小孩的不安全依恋类型是配对的),且更很有可能发生焦虑情绪有关的难题。另外,儿童本身的气质类型也在起功效,学者察觉孩子在一岁时的混乱型依赖能够预测分析其在学前教育年纪由于焦虑情绪而休学的状况(Shaw, Keenan, Vondra, Delliquadri, & Giovanelli, 1997);若是一样是存有个人行为抑止的趋向,不安全依赖的少年儿童也比安全型依恋的少年儿童更很有可能发展趋势出焦虑障碍(Warren, Huston, Egeland, & Sroufe, 1997)。

 

不难看出,爸爸妈妈或少年儿童本身是不安全的依恋类型,好像都和少年儿童的焦虑情绪相关。这并不代表着肯定的消极,从另一个角度观察,倘若要干涉或医治青少年儿童的焦虑障碍,能够从提高依恋关系下手:中国式家庭里的妈妈,大多数是小孩的关键照顾者,其与小孩创建安全性依赖能够避免 儿童音乐教育出幼儿入园焦虑;爸爸大量将小孩引进家中外的社会现状,其与小孩创建安全性依赖则有利于减轻少年儿童的社交互动焦虑情绪(Pincus & Barlow, 2002)。

夫妻关系

《我们这一天》中三胞胎的爸爸妈妈——Jack和Rebecca是每个人夸赞的恩爱夫妻,即便如此,两个人也并不是从关联创建的逐渐就顺心如意,只是一直在磨合期中发展,例如Rebecca曾担忧Jack嗜酒的难题会危害到家中,也是在给与信赖、真心实意沟通交流,并激励其寻找一定外部协助的状况下能算得到处理。

 

(《我们这一天》剧图,图上角色为Pearson夫妻,左Jack右Rebecca)

 

老公与老婆的关联是家庭结构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从好几个层面危害着少年儿童焦虑障碍的发展趋势。

 

最先,Emery(1989)强调「婚姻生活矛盾」会根据下列四种过程危害小孩产生焦虑障碍:

1)小孩学习了爸爸妈妈失效的矛盾处理方法,比如胆怯和焦虑情绪;

(2)爸爸妈妈选用不统一的标准和处罚方法,给孩子一种不能操纵的觉得而造成焦虑情绪;

(3)爸爸妈妈矛盾危害了孩子与父母中间的关联;

(4)爸爸妈妈矛盾做为小孩生长发育自然环境中一个普遍现象的工作压力来源于,让她们觉得不安全。

青少年儿童并不是对爸爸妈妈争执这件事情不比较敏感,一项Mechanic和Hansell(1989)的纵向研究中,青少年儿童汇报的家中矛盾(包含爸爸妈妈、兄妹和亲子游矛盾)与她们随時间提高的焦虑情绪相关(相关系数r = 0.53)。Jekielek(1998)强调婚姻生活矛盾和夫妻离婚都是会预测分析少年儿童发展方向出的焦虑情绪,离异的危害会伴随着時间消失,但若不是离异,让小孩持续暴露在高矛盾的自然环境里,她们的焦虑情绪水准也会随時间维持。

 

 

次之,个人性命初期爸爸妈妈「婚姻生活品质」优劣的功效。研究发现,小孩一岁时爸爸妈妈对这一段婚姻生活各层面的令人满意水平预测分析了少年儿童四岁时的焦虑情绪水准(r = 0.38, p < 0.05; McHale & Rasmuseen, 1998)。婚姻生活品质和妈妈对宝宝气质类型的认知也会相互之间危害,而在一定水平上更改抚养个人行为。比如,一样是察觉孩子4个月大常常主要表现出负面情绪,觉得到老公给与心态上适用较少的妈妈,相比较多的妈妈,在小孩八个月大时参与母女互动交流更不积极主动(Mertesacker, Bade, Haverkock, & Pauli-Pott, 2004),而这也推动了少年儿童焦虑情绪的发展趋势。

 

最终,家中中消沉的「一同抚养」会危害少年儿童的焦虑情绪(McHale & Rasmussen, 1998)。一同抚养指一方父母向小孩主要表现出适用或是不兼容另一个父母(不管其是不是到场),比如母亲对小孩说“适用爸爸给孩子降低零花钱的决策”,这类谈及爸爸的会话,提高了另一抚养者在小孩心里的心理状态品牌形象。消沉一同抚养的危害可能是间接性的,比如妈妈体会不上老公在一同适用抚养孩子,就更非常容易操纵过多及其被惹恼(Brunelli, Wasserman, Rauh, Alvarado, & Caraballo, 1995);假如爸爸妈妈彼此不互相支持,小孩也会觉得不安全,如同“隐型的婚姻生活矛盾”一样,悄悄的危害着少年儿童焦虑情绪的产生。

 

家中作用

家中是融合了很多相互影响和危害的人格特质,平稳且转变 着的延续性的构造(Burgess, 1926)。简易而言在家中中,由于人和人之间存有人际交往,产生的每一个“团体”(分系统)都是在分别充分发挥着与众不同的功效,比如“母亲与儿子”便是一个分系统。在家中作用中,团队的凝聚力和适应能力是被当作是最基本的2个层面(Olson, Russel,& Sprenkle, 1983)。Peleg-Popko and Dar(2001)的一项研究表明,较高的家中团队的凝聚力与少年儿童的社交焦虑和对负面信息点评的害怕相关,而欠缺家中适应能力则与害怕路人相关。Frey和Oppenheimer(1990)也在系统化访谈了有一位组员存有焦虑抑郁症的11个家中时发觉,这种家中中‍一些分系统间的作用沒有差别,界线不是清楚的。

 

修养方法

有两大类爸爸妈妈的修养方法会危害儿童音乐教育出焦虑障碍:其一是过多操纵,它指过多管控小孩的主题活动和日程,爸爸妈妈的高宽比当心和干预,变成单独解决困难的阻拦。爸爸妈妈过多操纵限定了小孩主体性的发展趋势,进而造成对自然环境的认知不是可控性的,工作能力或把握工作能力是比较有限的,这种都是会推动小孩焦虑情绪的发展趋势。其二是消沉修养,它指家中里欠缺溫暖和接受,较多的爸爸妈妈指责和回绝。消沉的修养方法被觉得根据危害小孩的信心和归因于方法来危害小孩的焦虑情绪。

 

提议|爸爸妈妈能做些哪些?

 

(1)当察觉孩子发生焦虑情绪的心态或个人行为时,爸爸妈妈最先要给与立即的关注和语言疏通,由于许多情况下小孩仅仅为造成父母的关心。

 

(2)假如小孩的确发生心理健康问题的困惑,爸爸妈妈则要在第一时间寻找权威专家的协助,开展心理疏导等医治(未成年服药需十分慎重)。

 

(3)然后很重要的一点是,爸爸妈妈需要在本身的逻辑思维上作出调节。爸爸妈妈必须意识到,小孩随時间提高的本人专业知识与工作经验,是怎样造成她们取决于爸爸妈妈不经意间保持和加重少年儿童焦虑情绪的抚养个人行为。

 

(4)认知能力上确立了以后,就可以试着与小孩一起,探寻和训练新的互动交流方法。比如降低过多操纵,将有利于小朋友们发展趋势本人的主体性(Bögels & Brechman-Toussaint, 2006)。自然,激励独立并不代表着处于被动的修养方法,在适当的机会出示充足的具体指导,不必过多维护才可以协助小孩塑造对自然环境的操控感,从而缓解焦虑情绪。

 

(5)最终,假如爸爸妈妈自身是非常容易焦虑情绪的,则要从勤奋更改本身学起。感觉更改小孩难以,那很有可能是由于她们缺乏了“楷模爸爸妈妈”的积极主动正确引导。但是多地在小孩眼前主要表现出焦虑情绪,让她们见到父母的转变 ,也会对自身“一样能解决焦虑情绪”多一份自信心对不对?

最终说几句

《This Is Us》中,焦虑情绪和焦虑是Randall对自身最不满意的地区,尽管基因遗传自亲生父母爸爸William,但他指责自身也危害了闺女Tess。但常常在他觉得莫名其妙焦虑时,都是会想起他的爸爸妈妈、兄妹、妻子和女儿曾带来他的体会,普普通通、单纯、有缺憾,但出现异常溫暖。

 

 

大家中的每一个人,实际上都一样,全是会为日常生活的厚重而焦虑情绪、比较敏感、敏感的平常人。生长发育在如何的家中几乎都没法随便挑选,但我们可以一直挑选的是,怎样看待它究竟给大家产生了哪些。

 

愿这些存有的、或以前存有的幸福,能变成你深陷焦虑情绪,不清楚该怎样再次独自一人顽强时,心里自始至终给你照亮的那盏灯。

 

“Maybe sometimes life is a mess, but at least we have each other.”

转截原文章标题:
“为什么我能过着被焦虑情绪驱使的日子?”|危害青少年儿童焦虑情绪的家中风险源

家庭关系

迫不得已让小孩缺少爸爸,对不起吗?

2021-1-7 0:00:00

家庭关系

“母亲,我一定帮你将试考好”的小孩是考不太好的

2021-1-11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