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中的“替罪羊”

文 | 王玺
来源 | 王玺心理空间(ID:wangxixinli )

一如来访者会在初次见面时想象咨询师的模样,咨询师也会在接到新个案时想象来访者的模样。咨询的有趣之处在于,双方都不知道将要见到的是什么样的人。

几个月前第一次见到这对夫妻,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夫妻俩都很年轻,不到30岁的样子,丈夫搀扶着妻子,小心翼翼走进咨询室,再小心翼翼把她扶送到沙发上端坐下来,之后全程他的眼神都不离开她。如此体贴周到的举动,不由令人心生感动。

来咨询的原因是妻子得了抑郁症。夫妻俩对此高度重视,除了坚持遵医嘱服药,还在找不同的咨询师做咨询。

最后这句话引起了我的好奇:为何不停地换咨询师?

女的挺直身体,认真凝视着我,差不多快要被她看毛的时候,她才幽幽长叹一声:唉,说实话我真不想来咨询,真是烦死了,您说我遇到的咨询师怎么都是些奇葩?

说到这儿,她扫一眼老公,那个一直盯着她的男人赶紧点头附和。

她继续深深凝视我:第一个咨询师,是个男的,他好象永远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不管我说什么,他都要反问我,我怀疑他是个假咨询师。第二个咨询师,是个女的,才咨询两次,她就跟我说她觉得她治不了我,说我太自恋了。第三个咨询师,又是个男的,我们一共咨询了5次,头几次感觉还行,到第5次的时候,他跟我说,你的抑郁症好不了了,而且你注定要和你老公离婚,啊,这叫什么话?

说到这儿她音量拔高,怒目圆睁,又扫了眼老公,她老公赶紧点头附和。

她再看我一眼,突然开始落泪:我恨他,他毁了我,他的话毁了我,您知道吗,那次咨询后我再也不敢去做咨询了,病情也加重了。以前我勉强还能上班,听了他的话,现在我连班都上不了了,整个人完全崩溃了,呜呜呜……

这时候她老公的表情也很气愤:那个咨询师太过分了,说的话太伤人了,气得我想打他。

她呜咽着说:哪有这样咒人家离婚的,因为他的话,我都怀疑我老公是不是真的想跟我离婚。

她老公恨不得赌咒发誓:宝贝你千万别这么想。他完全是胡说八道,你放心,我这辈子也不会跟你离婚。

她哭着问:要是你变心了呢?

她老公说:天打五雷轰。

她继续追问:要是我提出离婚呢?

他说:我也坚决不同意。

看上去她对他的回答很满意,把一直捏在手里被泪水浸透的纸巾递到老公手里,他马上接过去,帮她扔进垃圾桶。其实她离垃圾桶更近一些。

我对男的说:你把你爱人照顾得真好。

他说:应该的,应该的,我老婆太不容易了。

这时她突然转涕为笑,娇嗔道:要是你都对我不好,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老公差点酥倒:宝贝放一百个心啊,我这辈子就对你好。

第一次咨询,就被夫妻俩的狗粮撒了一脸,眼看时间已过去一半,我说:尽管经历了很多失望,但现在你还是决定要来咨询……

话音未落,就被她打断了:您知道我们坐在这里有多不容易吗,我本来发誓再也不做咨询了,但医院大夫建议我最好做,说关键要碰到匹配的人。我听了大夫的,自己也有经验了,先找朋友推荐,我想别人试过的,应该风险小一些。朋友推荐了您,我光研究你就研究了好久,想象你是什么样的人,会对我说什么样的话。您会觉得好笑吗,我还不认识您,就每天坐在家里,看着您的照片,在心里跟您对话了……

嗯嗯嗯,我和她老公齐齐点头。

第二次咨询,他又像第一次那样搀扶着她进来了。

他很高兴:上次咨询后,她情绪好多了,吃饭、睡眠也好很多。我们决定跟您长期咨询,直到她好为止。

既然是妻子得了抑郁症,而非夫妻治疗,我提出她应该单独咨询,没想到遭到她的强烈反对:我要我老公陪着我,只有他参与到我的治疗中,才能真正理解我,更好地照顾我。

她老公附和地点头,神情迫切地看着我。

我还没说话,她又用半撒娇半哀求的语气说:求求您了王老师,我好不容易重新燃起了希望……

虽然不知道她这么做更深的动机是什么,我还是心软答应了:要不,我们先试试吧。

后来我反省,是我错了,没有坚守咨询的设置。

虽然在这样的咨询方式里我发现了更多的东西。

对于自己得抑郁症的原因,她认为已经找到:婆婆太强势,令她非常恐惧。

她和老公是大学同学,她对他一见钟情,但她很自卑,觉得自己长相一般,家境也一般,配不上长相帅气家境又好的他。她一直不敢表白,眼睁睁看着他谈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有一回他失恋了,酒喝多了向她倾诉痛苦,她趁机大胆向他表达爱慕之情,被他当场拒绝。然后他又投入新的恋爱中,她依然不死心,等着他下一次分手,果然临毕业前,他又失恋了。

毕业聚餐,她喝多了,当众哭着向他表白,没想到的是,这次他答应了。

他点头允诺的那一刻,她简直难以置信,整整四年的暗恋啊,竟然在毕业时得偿所愿。

最初的喜悦过去之后,她进入没完没了的怀疑中。

她一直觉得,他并不太喜欢自己,只是失恋太多心灰意冷,才草草答应了自己。确定关系后,她一边小心翼翼对他好,一边心里满是猜忌和纠结。

等到关系稳定,他真的爱上她,对她全身心投入时,她开始各种作和折腾,动不动就提分手来考验他,起初他不同意,再三向她表达真心,但她还是不信。他越对她好,她就越怀疑。

终于有一天,在她又提出分手的时候,早已忍无可忍的他当即同意,还说自己早就受不了她了,随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竟然气得晕倒在地,头部还磕出一个包。

他吓得赶紧掐她人中,各种呼唤摇晃,她才慢悠悠苏醒过来,长出一口气,痛哭失声:你就是不爱我,你就是看不起我……

他急得赌咒发誓,各种哄劝忏悔,她才破涕为笑,恢复了正常。

此事之后,俩人感情更稳定了,一来她不敢再折腾,二来他被她的痴情感动了。相比他那些美丽骄傲的前女友们,这份痴情何等可贵。

他们很快就面见双方父母,准备谈婚论嫁了。

他见她的父母,相安无事。她见他的父母,则引发了很多情绪。

她公公是某单位一把手,待人和蔼可亲。她婆婆热情爽朗,对未来儿媳体贴周到。但她就是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后来她发现这个不舒服的感觉来自老公和他妈妈的关系,婆婆对儿子表现亲昵,喜欢指挥儿子干这干那,恨不得包办儿子的一切。

说到这儿她看着老公:我觉得你妈根本不爱你,她就是在利用你。

她老公张口结舌想辩解:我觉得我妈还挺好的呀,你看,给我们买婚房,给你找工作,还给你买衣服……

她冷笑:她是为了自己有面子吧。你不是说你小时候她对你不好吗,不光打骂你,还逼你做家务。她呀,就是看你现在长大了,娶媳妇了,又想依靠你了。我觉得她特虚伪。

他沉默,她又说:我不想你听你妈的话,我觉得她在控制你,也想控制我。

我请她举例,她说:她要求我们每周末都要回家吃饭。每次去他家,他妈都说我太瘦了,给我做好多吃的,拼命劝我吃,我哪儿吃得下呀。但我怕她失望,假装喜欢,每次都吃很多,弄得肠胃都出问题了。

我说:如果你能在吃饭的问题上拒绝婆婆,你觉得她会怎样。

她老公说:其实不会怎样,我妈挺随和一人。

她瞪他一眼:我都病成这样了,你还替她说话。你说我要是拒绝了,她能高兴吗?能对我好吗?你看她对你爸多强势,你爸多怕她。我也怕她,讨厌她,她成天心安理得花你爸的钱,打扮得像个老妖精,哪有一点慈母的样子。

我说:你认为慈母应该是什么样子?

她说:像我妈那样,不讲吃不讲穿,勤劳节俭,乐于奉献。一想到我妈我就内疚,我对她太不好了,自从嫁给他,我都不回娘家了。

她老公说:确实是,跟我结婚以后,她把心都扑在我们家,很少回娘家了。

之后的咨询中,她一直近乎偏执地沉浸在“是婆婆导致我抑郁”的认知中。

然而现实情况是,为了照顾她的感受,周末他们不再回公婆家吃饭,曾长达数月不跟公婆见面,几乎快和公婆断绝来往了。

但她依然不开心,依然对婆婆充满憎恨。她说虽然不见面,但只要一想到世上还有老公这个妈的存在,心里就痛苦得要死。

随着了解到的情况越来越多,我意识到她的症状表面上是因婆婆而起,实则与婆婆无关。

她偏执的性格、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及原生家庭的影响,才是抑郁的根源。从小她被父母忽略,没有其他姐妹受宠,对父母尤其是妈妈有很深的怨恨,她所谓的“我妈才是慈母”,只是为了用来证明婆婆有多不好的。她对老公也有怨恨,虽然不能直接表达,但很多时候对他总是被动攻击。

最初的咨询,我给予她充分的共情与抱持,当咨访关系比较稳定,我想委婉面质、澄清一些真相时,她就以哭泣来抗拒。她一哭,她老公就受不了,会暗示我别再说下去,然后对她百般哄劝。

这使我们的咨询陷入奇怪的境地,每次她都来诉苦,谩骂、指责婆婆,她老公附和哄劝,我则尽量包容或沉默。

她对婆婆的攻击越发升级,到了诅咒对方的程度,还要老公表态。

她老公虽然震惊,却依然哄劝:不至于啊老婆,我们离我妈远点就行了。

她不依不饶:如果我和你妈只能活一个,必须死一个,你让谁死?

她老公流露出为难的表情。

她逼问:你说,我跟你妈,谁对你最好?谁是陪伴你一辈子的人?

一边问,一边泪水涟涟。

她一哭,他又慌了:当然是你好,你陪我一辈子。

她紧盯着他:那你说,我和你妈如果必须死一个,谁死?

他表情痛苦地垂下头,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我妈死。

此话一出,石破天惊。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低头不看任何人,她则流露出奇怪的表情。

三个人的沉默中,我有些明白她想干嘛了。我暗暗下了决心,目前的状态必须打破,否则咨询没法往下做了。

下一次他们再来时,我提出她单独咨询,她老公在外面等候。

她坚决反对,我再三坚持:有些话我们要单独谈。

她说:不管什么话,我都希望我老公一起听。

我说:你确定,无论什么话都要一起听?

她神色坚定:我确定,我就是要他听。

我叹口气:好吧。我觉得你恨的人不是你婆婆,而是你老公。你通过不断攻击婆婆来激怒你老公,就是想看他到底会不会跟你离婚。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他涨红了脸,她开始抽泣。

我不说话,他也不哄她,他的表情甚至有些愠怒。

她使劲哭,使劲哭,哭到全身颤抖,一边哭一边偷瞄老公,但他还是不理她。

突然她开始发狠:对,我就是想看看,看你会不会跟我离。我恨你,恨你为什么折磨我……大学四年,我追了你四年,把最美的青春年华都给了你。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你一个又一个地换女朋友,好不容易轮到我,你竟然还跟我提分手,凭什么啊,你凭什么高高在上,凭什么要伤害我?你就是个冷漠绝情的人,你连你的亲妈都要咒,怎么可能真的对我好……

她老公听得目瞪口呆,不知不觉泪流满面:原来是这样,原来我对你这么好,你还是不相信我……为了你的抑郁症,我跟我爸妈都快决裂了,现在好了,我里外不是人了……

他哭得难以自制,很冲动地站起身来,夺门而出。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她。

一扫先前的柔弱,她把团在手里的纸巾精准地飞投到垃圾桶里,神情坚毅地对我说:今天真痛快,我终于把憋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

我的咨询感悟:无论掌握多少咨询技术与手段,都抵不上咨询师丰富的人生阅历、不断完善整合的自我及一颗真诚助人的心来得有效。咨询师能走多远,来访者就可以走多远。

作者简介:王玺,北京资深心理师(从业11年),曾当过公务员、杂志副总编辑,发表作品百万字,曾获北京市好新闻一等奖,出版人物传记《路在脚下延伸》,曾任天津电视台《我是当事人》栏目嘉宾专家。公众号文章均为原创,公众号(ID:wangxixinli )

排版:小鲸鱼   Claire

原作者名:
王玺

转载来源:
王玺心理空间(ID:wangxixinli )

转载原标题:
亲密关系中的“替罪羊”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婚恋情感

婚礼前夜他就受不了了:一个人要想通了什么才敢结婚?

2021-5-9 16:13:49

婚恋情感

“生完孩子的你让我感到恶心!”老公一句话惹怒朋友圈

2021-5-9 16: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