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有你,吞噬你:谈谈恋爱中的控制欲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文: 覃宇辉
来源:宇辉心理(ID:yuhuixinli2017)
原文标题:占有你,吞噬你:谈谈恋爱中的控制欲

01

恋爱中的“偏执狂”

或许你有过这样的体会:

一旦喜欢上某个人,你会变身福尔摩斯,忍不住想查他的好友列表和聊天记录,不放过一丝暧昧的痕迹;

恋人在外应酬,没有及时回你电话。心里产生很多的猜疑, 夺命连环call和短信轰炸轮番上阵,把对方也折腾得很紧张;

要对象完全听从你的安排,如果他不配合,就会软硬兼施,想尽一切办法逼迫他就范。

可能刚开始恋人能忍受被支配状态,让我们体会到十足的权力感。

但长期缺乏自主权,另一半也会滋生不满,最终将亲密关系变成一场“冰与火”权力的较量

当控制欲摧毁了爱情,发热的头脑才慢慢冷静:“为什么我不能放手,给他多些自由?”

曾克制理性的你,为何在感情中变得偏执?

02

我真的值得被爱吗?

控制欲增强,是因为爱情让我们暴露软肋。

不相信恋人喜欢这个卑微的自己,需要用对方的包容和服从来确认自己值得被爱。

或许在外人眼中,我们强大而冷静,能够井井有条地处理工作和生活中的各种情况。

但只有我们自己清楚,其实内心深处一直藏着一个自卑,不起眼的小孩。

正因为感觉自己不够好,配不上别人口中的称赞,才会拼命地推动自己认真生活,用外界肯定来缓解心里的自我怀疑。

但在亲密关系中,苦心经营的形象支撑不住。

随着相处时间的增长,恋人对我们的了解越来越深入。那张完美的假面被揭开,他开始看到隐藏在伪装之下,那个惶恐不安的小孩。

如果真实的自我从来没有被爱被肯定,我们又如何能说服自己,他会是个例外,会喜欢上这个平庸不堪的自己呢?

所以强烈的自我怀疑也投射到恋人身上,变成了对恋人的猜忌:“你也不会喜欢上这个没用的我。你了解我之后,也会像别人一样嫌弃地离开”,对另一半充满了敌意和不信任。

当我们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也不会相信别人眼中自己是美好的,需要用“爱我,就让我控制你”的方法和恋人相处,在另一半的牺牲和隐忍中确认自己的价值。

虽然结果往往是对方忍无可忍奋起反抗,我们在失败的亲密关系中变得更加自卑和不确定。


03

我想要万无一失的安全感

想要控制另一半,是因为我们无法消除内心的不安,只好把目光投向外界,通过监控感情中的风吹草动来获得安全感。

有这样一个故事:为了走山路不被石头扎脚,国王下令杀牛取皮铺路,缓解自己行走的痛苦。

这时大臣建议:“国王啊,与其铺路,用牛皮包住您的双脚不是更好?”

或许在亲密关系里,我们就是那个国王。想恋人给我们很多很多承诺,确保感情万无一失,我们不会有被抛弃的风险。

在强烈的焦虑下,我们似乎觉得,安全感的获得只有一条路:让恋人完全顺从自己的想法,把亲密关系中所有的细节都掌控在自己手上。

就像用牛皮把石子路覆盖住,这样我们就不会被可能的风险伤害到了。虽然焦虑和不安的根源,是我们在感情中变得非常脆弱,恋人的一点不耐和冷漠都会带来巨大的伤害。

我们似乎忘记了,除拼命刺探另一半的私密空间,还可以通过壮大自己的方式来缓解不安。

用自给自足,而不是控制恋人的方式来获得安全感。就像双脚有了牛皮的包裹,不再需要覆盖所有的石头来保护自己。

04

 我想体验极致的亲密

在爱情中变成控制狂,也是为完全占有另一半。

像是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体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极致的亲密,弥补早年亲子关系中控制感的缺失。

每个人都渴望无微不至关怀,自己的需要被悉心妥帖地照顾,有求必应。

如果在原生家庭里,我们得到过这种爱的滋养,那就会潜移默化地相信:“我是好孩子,我的需要会被满足的。”

所以安全型依恋慢慢建立起来,我们相信:自己可以放心地去探索世界。因为不用回头就知道,有一个人会在身后不远处陪伴我们。

可惜的是,很多妈妈无法给孩子这样的体验。

她们或许被生活和情感的重担压垮,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好好照顾小孩;或许不曾被温柔对待过,所以只会用简单粗暴的方法来应付孩子。

只被要求听话和服从,没有得到过情感和控制感满足的孩子,内心会有深深的遗憾。他们会担心地想:“如果我很痛苦,或者变得很差劲,会有人来爱我照顾我吗?”

他们不能相信别人,也无法相信自己。

为了对亲密关系有更多的掌控感,让自己能够放心地去爱和依赖,他们想要完全地控制恋人,贪婪地索取另一半的爱和关心,让自己成为对方生活和注意力的中心。

在控制感的满足中,我们会重新体验亲密、安全感和良好的自我形象,逐渐弥补早年缺失造成的巨大创伤。

所以控制欲增强,也是把对父母的期待转移到恋人身上,满足自己一直被压抑的需要。

05

走出摧毁性的“控制欲”

(1)找到自我认同的方法,不要控制恋人来提升价值感。

很多时候,控制感来源于我们对自身的不接纳。

正是因为觉得真正的自己不够好,不值得被爱,才会担心恋人在看到我们真正的一面后会离开。

才需要通过对方的服从和妥协来确认“我会被接纳”,从而获得安全感。

其实除了向另一半索要爱的证明,我们还可以发挥主动性,自己去寻找认同感的满足。

比如回忆生活中积极的“例外”。

找到曾经被无条件包容的例子,说服自己相信,有人不会因为看到我们的黑暗面而嫌弃离开;

开展一项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活动,比如健身,绘画,旅行,在自我提升中找到信心和价值感;

或者主动给朋友或恋人发“信息调查表”。

询问他们了解真实的我们后什么感受,在他人反馈中调整对自己的看法。

或许自认为很糟糕的我们,在另一半眼里却是正常,甚至是可爱的。当我们感受到来自恋人的接纳和肯定,自我怀疑会释然很多,也就不会控制对方来缓解内心的焦虑。

(2) 学习沟通和冲突解决技巧,提升亲密关系的质量。

变成控制狂,有时候也是逼不得已的选择。

当我们在亲密关系中处于缺乏防护,无比脆弱的状态,感情中的一点风吹雨打都可能带给我们巨大的伤害。

所以想要完全控制另一半,警惕任何风险就非常容易理解。

但这种控制环境的方法有很多弊端。

我们无法保证爱情的小船不会说翻就翻,另一半心甘情愿地被支配主导。

或许一个更好的方式,是把对恋人的强求变成自我修炼。

我们可以学习控制自身情绪,心平气和地与恋人交流,让对方更愿意理解并满足我们的需求;

出现矛盾时避免一味地埋怨对方,用攻击、命令恋人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委屈,把亲密关系变成一次次的互相伤害;

学会增加生活的情趣,比如布置烛光晚餐,安排共同的旅行,分享喜欢的书或电影,提高两人相处的质量。

当我们在亲密关系中不断成长,学会如何应对危机,通过积极健康的方式满足自己爱的需要,也就不会再使用控制感这个杀伤力极大的策略了。

06

建立安全型的依恋模式

强烈的控制欲,也是因为我们仍然停留在幼年阶段,好像不获得照顾者的爱和关注,就没法树立起信心,好好生活。

当我们心里仍然住着一个弱小,需要照顾的孩子,就会强烈地依赖另一半,牢牢控制住对方不许他离开。

如果我们是因为要弥补早年的缺失而控制对方,可以告诉自己说:“我已经长大了,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我虽然需要他,但也可独立生活。”

当我们从巨婴模式切换到独立的成年人模式,就能够降低对恋人的依赖,放下过度的控制感。

同时,我们也可以给这段亲密关系做个评估:“从我们相处的情况看,另一半对我是爱和包容,还是像从前那些人一样忽视和伤害我?”

当发现不安是过去其他关系中感受的迁移,并不是恋人造成的,那我们内心的焦虑会极大地降低,也能慢慢建立起良性的亲密关系模式。

作者介绍:覃宇辉,科班出身的心理咨询师。武汉大学应用心理学学士,宾夕法尼亚大学教育心理学硕士。接受六年心理学训练,从业三年半,个案时数2000小时。中国心理学会会员,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美国心理科学协会会员。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宇辉心理(ID:yuhuixinli2017)。

责任编辑:小鲸鱼 耐高温淀粉酶

原作者名:
覃宇辉

转载来源:
宇辉心理(ID:yuhuixinli2017)

转载原标题:
占有你,吞噬你:谈谈恋爱中的控制欲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婚恋情感

亲密关系(二):成长

2021-5-9 15:08:59

婚恋情感

答疑馆 | 老公有失眠症,床头藏着刀棒,什么心理?

2021-5-9 15:09: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