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要想而我不会要想时,应该怎么办?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文:谭晰元
来源于家庭婚姻科学研究与服务中心(ID:familybnu)
全文文章标题:“爱人要想而我不会要想时,应该怎么办?” | 怎样在性欲不高时回绝爱人 

近期我的好朋友分手。

我询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讲由于男友的性欲望比自身强,常常期待和她发生性行为,但她又过意不去回绝,担心给关联产生一些困惑。但长此以往,她感觉在关联中一直惯着男孩子而觉得疲倦,最终造成提出分手

也以前有盆友跟我说,自身在冲动很明显、想和另一方发生性行为的状况下,却常常遭受另一半的回绝,使他猜疑自身的使用价值,乃至愈来愈不信任另一半。他与另一半的情感因而造成了不可补救的间隙,关联最终走到终点。

社会心理学研究表明,恋人/夫妇彼此性欲望不对等是一种很普遍的情况(Impett, Muise, & Rosen, 2015)。如果你的爱人性欲望出芽,积极要想与你发生性行为,但你的冲动并不明显时,你一定会遭遇二种挑选,一种是接纳,另一种是回绝。

是不是接纳爱人的性生活要求,从不是简易的yes or no,它身后事实上包括了很多要考虑的要素,也会造成繁杂的不良影响,乃至立即危害彼此的关联。下面,大家就来聊一聊社会心理学中怎样分析二种挑选身后的心理状态体制,及其接纳和回绝的不一样方式会对婚姻关系、夫妻生活的满意率有如何的危害。

接纳:以哪些总体目标接纳性生活的要求?

假如爱人在某一時刻的冲动比你明显,而且TA对你传出一些亲密无间身体个人行为的暗示着时,你能挑选接纳爱人的暗示着,和TA发生性行为。心理学专家在实证分析中,将接纳爱人的性要求归到两大类:一类是逐利型总体目标下(approach goal)的接纳,一类是避害型总体目标下(avoidance goal)的接纳(Elliot, Gable, & Mapes, 2006; Gable & Impett, 2012)。

逐利型总体目标(approach goal),就是指为了更好地追求完美积极主动的結果接纳爱人的性生活要求。例如,你意识到爱人对你明显的性渴望是出自于他对你的钟爱,你也想和他在人体上更为亲密无间,因而你接纳了爱人的暗示着,随后渡过了一个开心的夜里。

避害型总体目标(avoidance goal)则就是指,为了更好地防止和另一方关联的负面信息不良影响而接纳爱人的性生活要求。例如,你了解假如拒绝了TA,TA很有可能会更加缺失探寻你人体的兴趣爱好;或是,你的回绝让TA十分难受,由于TA觉得你的回绝是由于你不够爱TA,因此 大家大吵一架,分歧暴发(Cooper, Shapiro, & Powers, 1998; Impett et al., 2005)……

有一些根据日常工作经验的社会心理学研究发现,二种不一样总体目标下的接纳,会导向性不一样的关联满意率和夫妻生活满意率。在逐利型总体目标下接纳爱人性生活要求的恋人或夫妇,彼此在日常生活中通常都是会展示出更为积极主动的情绪、高些的关联满意率和高些的夫妻生活满意率(Impett et al., 2005; Muise et al., 2013)。

避害型总体目标下接纳爱人性生活要求的恋人或夫妇,彼此对彼此之间的性欲望都是会慢慢减少,因此对夫妻生活和关联的满意率也慢慢减少(Strachman & Gable, 2006; Muise et al., 2013)。

科学研究中的数据信息表明,爱人的日常生活满意率和关联品质,与性生活中含有逐利主观因素的放弃均有顺向的强有关;反过来,他们与性生活中含有避害主观因素的放弃均有负性的强有关

低性欲望的一方接纳性生活的总体目标到底是逐利或是避害,乃至可以预测分析这对恋人/夫妻感情满意率和夫妻生活满意率的发展趋势。当一个人下意识地为了更好地防止损害而迫不得已同意爱人发生性行为,TA的夫妻生活满意率通常较为低,因此TA和爱人提出分手/离异的概率高些(Impett et al., 2005)。

在Impett等历时2周的研究过程中,她们发觉,一对情侣/夫妇逐利型的总体目标越多,她们越有可能在一个月后维持在一起。而以避害型为总体目标而接纳性生活的頻率越高,恋人/夫妇对她们的关联越不满意,而且在一个月后提出分手的概率就越大,无论她们最开始的关联满意率和服务承诺怎样。假如长期性不断地为了更好地避害而发生性行为,将对关联的保持产生不可逆的损害(Muise et al., 2013)。

回绝:回绝爱人的性要求为何那么难?


爱人的回绝自身便会觉得消沉和心寒,而爱人假如回绝的是发生性行为,大家的心里会特别是在繁杂。有研究表明,婚姻关系中的回绝会令人造成很明显的消沉心态

被拒绝的一方很有可能会因而而猜疑个人价值(Baumeister & Dhavale, 2001),彼此之间的关联很有可能会造成芥蒂(Murray, Rose, Bellavia, Holmes, & Kusche, 2002),成见和没有安全感会提升(Downey & Feldman, 1996; Downey, Freitas, Michaelis, & Khouri, 1998)。

此外,性生活上的回绝对人会有更高的破坏力,由于性是一段关联中,特别是在被感情核心的行业(Banmen & Vogel, 1985)。一夫一妻制下的爱人关联中,生理需求只有根据爱人一人来达到,因而根据婚姻关系的个人而亲密无间的特性,当一方要想发生性行为,而另一方回绝发生性行为时,不但会造成矛盾,而且矛盾将无法调合(Blanchflower & Oswald, 2004)。这也可以更为强有力地表述为何一些人到主观性上没什么发生性关系的冲动时,仍会挑选接纳爱人的暗示性,和爱人发生性行为。

殊不知事实上,科学研究数据信息证实,针对夫妇/同居生活恋人而言,回绝性生活是接受到爱人暗示性和性要求时十分普遍的情绪调节(Byers and Heinlein , 1989)。Byer的试验中发觉,有71.2%的被试接受到爱人的暗示性后,并沒有和爱人在性上积极地互动交流

另一方面,彼此冲动的不对等也一样普遍。怎样在冲动不对等的状况下解决好性的难题,是每一对情侣/夫妇要遭遇的十分大的难点。因而,学好如何正确的回绝,对婚姻关系的保持看起来尤其重要

一个心理学实验:到底是温暖地回绝好,或是为了更好地避害而接纳好?

多伦多大学用问卷调查的方法干了一组心理学实验,证实当传出性生活要求时,哪一种回复会对关联满意率和夫妻生活满意率(James, 2018)。

她们将回复个人行为分成4种:趋利性的接纳(approach sexual goals),避害性的接纳(avoidance sexual goals),积极主动的回绝(positive rejection)和消沉的回绝(negative rejection)。

然后,她们让被试想像在家里的一个夜里,自身积极要想和爱人发生性关系,而且首先对爱人作出了一些亲密无间个人行为。学者在此刻得出了五种叙述:以上4种回复个人行为和无任何原因的接纳,并在被免费试看完每一种叙述后,各自了解她们对关联和夫妻生活的满意率。

科学研究结果显示,趋利性的接纳提升了满意率,而消沉的回绝减少了满意率(见下面的图)。更加重要的是,积极主动的回绝比避害性的接纳汇报的满意率要高些(见下面的图)。换句话说,你发生性行为的意向不高时,用积极主动的方法回绝反倒比为了更好地防止分歧而达到另一方的性渴望要更强,二者较为,积极主动的回绝方法能更为提升彼此的关联满意率和夫妻生活满意率

照片来自于参考文献(James, 2018)

一些提议

以上心理学实验为性欲望不对等的恋人出示了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法:用积极主动的方法回绝另一方。那样的回绝方法比为了更好地防止分歧而接纳性生活要更有益于关联。

换句话说,应对爱人的性要求,回绝是能够的,前提条件是要“恰当”的回绝

那麼恰当的回绝方法从总体上是如何的呢?下列是具备社会心理学根据的5种恰当方法(James, 2018):


1.再三地告知另一方,你能被TA吸引住,你真爱TA的

性生活的回绝往往让爱人不舒服,取决于这让她们猜疑自身不足有诱惑力,及其爱人不够爱自身。此刻,柔地向你的爱人表述,你是被TA所吸引住的,即便沒有发生性行为,也让TA感受到这份爱和被吸引住。


2.明确提出别的的人体亲近的方法,来替代性生活

性生活并并不是唯一从生理学上造成亲密无间的方法。能够清静地偎依在另一方的身上,长期凝望另一方,或是接吻,这种全是可以推动恋人/夫妻关系亲密无间的人体沟通交流。


3.同意另一方,在未来你能作出赔偿

很有可能由于時间、地址等要素,你没法接纳爱人明确提出的性生活要求,但你能同意另一方,以后在场所和時间容许的状况下,想要和另一方发生性行为


4.直接地告知另一方:我不会要想

假如你的爱人充足重视你,相比自身冲动的达到,TA一定会首先选择重视和考虑到你的体会。假如你对你说的爱人,你没有发生性行为的情绪,爱人也会表明了解,直接的表述都不一定会对关联产生不太好的危害


——END——

论文参考文献:
Elliot, A. J., Gable, S. L., & Mapes, R. R. (2006). Approach and avoidance motivation in the social domai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2, 378–391.
Impett, E. A., Gable, S. L., & Peplau, L. A. (2005). Giving up and giving in: The costs and benefits of daily sacrifice in intimat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9, 327.
 Impett, E. A., Muise, A., & Peragine, D. (2014). Sexuality in the context of relationships. APA Handbook of Sexuality and Psychology, 1, 269–316.
Impett, E. A., Muise, A., & Rosen, N. O. (2015). Is it good to be giving in the bedroom? A prosocial perspective on sexual health and well-being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Current Sexual Health Reports, 7, 180–190.
Impett, E. A., Strachman, A., Finkel, E. J., & Gable, S. L. (2008). Maintaining sexual desire in intimate relationships: The importance of approach goal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4, 808.
Cooper, M. L., Shapiro, C. M., & Powers, A. M. (1998). Motivations for sex and risky sexual behavior among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A functional perspectiv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5, 1528–1558.
Muise, A., Impett, E. A., & Desmarais, S. (2013). Getting it on versus getting it over with sexual motivation, desire, and satisfaction in intimate bond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9, 1320–1332.
Baumeister, R. F., & Dhavale, D. (2001). Two sides of romantic rejection. In M. R. Leary (Ed.), Interpersonal rejection (pp. 55–71). New York,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Murray, S. L., Rose, P., Bellavia, G. M., Holmes, J. G., & Kusche, A. G. (2002). When rejection stings: How self-esteem constrains relationship-enhancement process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3, 556.
Downey, G., & Feldman, S. I. (1996). Implications of rejection sensitivity for intimat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0, 1327–1343.
Downey, G., Freitas, A. L., Michaelis, B., & Khouri, H. (1998). The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in close relationships: Rejection sensitivity and rejection by romantic partn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5, 545–560.
Banmen, J., & Vogel, N. A. (1985).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arital quality and interpersonal sexual communication. Family Therapy, 12, 45–58.
Blanchflower, D. G., & Oswald, A. J. (2004). Money, sex, and happiness: An empirical study.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106, 393–415.
Byers, E. S., & Heinlein, L. (1989). Predicting initiations and refusals of sexual activities in married and cohabiting heterosexual couple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6, 210–231.
James, Muise, Amy, & Impett, Emily A. (2018). The relationship implications of rejecting a partner for sex kindly versus having sex reluctantly.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5(4), 485-508.

批注:谭晰元,北师大 2018届本科毕业生。本文章内容来自家庭婚姻科学研究与服务中心(ID:familybnu),北京师范大学我国家庭婚姻科学研究工作组,大家归属于北师大发展趋势心理状态研究所,致力于我国婚姻与家庭科学研究,专注于将好用有意思的学术研究成效共享给大伙儿。1、北师大发展趋势心理研究所家庭婚姻科学研究与服务中心官微服务平台(预定电話:010-58804477) 2、第一期中国与美国协同心理治疗系列产品学习培训官微。
编写:小鲸鱼 去冰含糖量
婚恋情感

新手我先申明,这种见解并不是我创造发明的,是在近期的与爱情有

2021-2-19 0:00:00

婚恋情感

男友为什么不更勤奋一点,用整体实力证实对得起上?

2021-2-25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